教育新闻

明宫迷云:他宠信奸佞随心所欲,沉缅豹房无法无天_人文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01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明宫迷云:他宠信奸佞随心所欲,沉缅豹房无法无天

明武宗即位后,废除尚寝官和文书房的内官,以减少对他行动的限制。经筵日讲,他更是以各种借口逃脱,没听几次。后来,连早朝也不愿上了,为后来的明世宗、明神宗的长期罢朝开了先河。诸位大臣轮番上奏,甚至以请辞相威胁,但皇帝依旧我行我素,大臣们也无可奈何,到了后来,只要朱厚照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大臣们干脆不再管他。

明武宗想打破加在他身上的某些禁锢,想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办事,即使这违背了历朝祖训、社会习惯,也在所不惜。很难想像,武宗一点也不留恋象征权力和地位的紫禁城,而是喜欢自己营建的两个小天地:豹房和在宣府的镇国府。对前者,从正德二年(公元1507年)入住,一直到正德十五年(公元1520年)驾崩,他都是住在那里;而对后者,他则亲切地称为“家里”。

明武宗曾以各种方法搜罗男宠,他从宫里的太监中,遴选娈童作贴身随从,当然也与他们进行性娱乐活动:“武宗初年,选内臣俊美者以充宠幸,名曰‘老儿当’,犹云等辈也。”“时皆用年少者,而曰老儿,盖反言之。”

武宗渔色的对象,也不限於内臣,他外出游幸时,亦四处搜罗娈童:“武宗南幸,至杨文襄家,有歌童侍焉。上悦其白皙,问何名,曰杨芝。赐名曰‘羊脂玉’,命从驾北上。先是上出宣府,有歌者亦为上所喜。问其名,左右以‘头上白’为对,盖本代府院中乐部,镇守太监借来供应者,故有此诨名。上笑曰:‘头既白,不知腰间亦白乎?’逮上起,诸大?遂阉之。盖虑圣意或欲呼入内廷,故有此问。”

一些无赖士人为了投武宗之所好,竞相呈献男色希宠,《万历野获编》记载:“兵部尚书王琼头戴?刺亵衣,潜入豹房,与上通宵狎饮。原任礼部主事杨循吉,用伶人臧贤荐,侍上於金陵行在,应制撰杂剧词曲,至与诸优并列。”

Power by DedeCms